一筐萝卜

七罪(1)

想写白切黑的,小卢。
所以开坑。(对,就这么粗暴)

阳光透过玫瑰窗投下斑斓的阴影,切碎这个粘稠的午后。年轻的剑客坐在长椅上垂着头,似乎想打个盹,却突然打了个寒噤,睁开那双湛蓝得像天空的双眼。

“好哥哥……”无奈地伸了伸懒腰,他望着眼前无声无息地出现的红衣主教,用了点撒娇的口吻,“下次出现提前招呼一声好吗?”

“呵呵。”主教的帽兜滑下,露出一张温柔的面庞,圣洁虔敬得恍若天使,只是那周身隐隐缭绕的黑气在提醒此人绝非来自天堂。他缓步走近他身边,双臂一揽就将他抱了满怀,“吓到你了?真抱歉,请原谅我。”

说着,他垂首埋在他颈侧,温柔冰凉的鼻息给他片刻不适,但他还是忍下了,他听见他说:“我好想你……”

“你们魔鬼也懂得什么是思念?”他顺从地由他窝在他颈窝,说出的话却半温柔半带刺。一如他在天使魔鬼中间模糊暧昧的立场。

主教早已习惯了这个人带刺的调侃,并不恼,只是问道:“什么时候随我回去?少天。”

“去侍奉魔鬼吗?”剑客微微笑着,露出尖锐的虎牙,“我以为你不会再让我回去的,好哥哥。你忘了你曾经答应的吗,我可以做一个人类,可以无知幸福地度过一生。”

“我的确答应过,但现在不一样了。”主教叹息,“他们都苏醒了……少天,人间已经不适合你了。”

说罢,主教松开怀抱,眼前的剑客垂手而立,不言不语。岁月把这个孩子雕琢得眉目锐利,漂亮却冷峭的面庞像四月的春。

在魔界,灰暗是一切事物的色彩,四季都是黯淡的,从未有这样俏丽的春。

是的,这样的鲜妍,不该留在那个黯淡的世界。

可是,他也有他的无可奈何。

“他们的苏醒,你应该也明白意味着什么。从前我允许你留在人界,因为人界没有对你的威胁。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也明白你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我明白。”剑客咧开嘴,舌尖舔舔干燥的下唇,笑容未达眼底,无端地邪气横生。

他明白自己对于这群受了诅咒的魔鬼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对他们有致命的吸引力,这一点,他从来都知道的。

所以他往前两步,侧头探至主教耳边,声音温柔,温暖的鼻息缠绵着诱惑:“可是我的好哥哥,亲爱的文州,你也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你觉得我会乖乖地呆在你身边做个乖巧的宠物?”

“与其把我锁在你身边,不如现在定下胜负。”

“来,现在,吃掉我。”

——tbc

全是鬼扯和私设。

别较真了哈。(摊手)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