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乐黄】匪(1)

想写这个乐乐好久了。

主乐黄,微all黄


飞机在K市落地的那刻起,黄少天算是真正踏进张佳乐的地盘。

K市是著名的旅游大市,巨大的人流量掩盖了像野草一样疯狂生长的地下交易市场和各路黑道。其中要提起张佳乐,道上的人都会先怯三分。实在是因为张佳乐其人,在K市传得太像传奇。

至今还有人传当年这个年轻人的少年侠气:十八岁接手张家,转头遍肃清了整个张家的反叛分子,替张家立了新规矩。K市各路一把手聚首,只有他一个人年纪轻轻,席间面对各种恶意笑得灿烂如花。

别人只当这个张家的新当家是个软柿子,却不想日后张佳乐隐忍蛰伏两年,最后给K市的地下势力来了个大清洗。手段有如雷霆万钧,末了撂下两句话:“我老祖宗不干别的,专门抄家灭门烧村子。我家土匪出身,记人专记仇。”

活脱脱土匪再世。

匆匆赶往k市的黄少天多少还是有点怵,他明白自己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送羊入虎口,这只羊还是亲自急着往虎口上撞。

但是黄少天这个人,论起某些气质和张佳乐不惶多让。

——胆大包天。

当年他敢在张佳乐这里虎口拔牙,今天也敢回来和这土匪斡旋。

K市是张佳乐的老巢,黄少天就没抱过能瞒过他的心思。下飞机是一点掩饰都没有,大大咧咧地拎着包出机场。不出所料,出租车还没拦,他就被人先拦下了。

“小少,我们乐爷有请。”


黄少天被请进张家宅邸的客厅,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看得黄少天都想笑:什么时候张佳乐学来了这斯文习气了?

“请小少稍等。”

等了半个小时,黄少天听见了门口的声响。

“他人呢?”

“客厅里坐着。”

然后没了声息,黄少天揣摩着意思。没等他多想想,人就走进来了。

再看到张佳乐,黄少天还是得承认,这人就算是个土匪,也是个生得漂亮的土匪,不论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的今天,都漂亮得让他惊艳。

张佳乐没走近,只是远远地站在门口打量他,一只手插在他西裤荷包里。他忽地笑了,漂亮的脸顿生邪气。

“黄少天,你看,当年我说什么了?”

“到最后你还不是要落在我手里?”

黄暴走链接(半强迫预警)

——tbc

短小,慢慢写。

评论(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