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金缕衣 02

老叶在我心中,是个锋利却温柔的人啊。


不知道缘何,舞会上黄少天喝到了微醺,颊上飞红,却仍与周遭人言笑晏晏,他本就是最擅长活跃气氛的。

喻文州觉得这样的黄少天无端醉人,但他极有分寸,始终保持着距离与他人闲聊,偶尔回头看看这人的嬉笑,含笑的一双眼似乎情深意重。

舞会闹到凌晨,宾客们才三三两两地散去。黄少天被人灌得狠了,坐在厅中一角的沙发上,眼中些许迷瞪,确是不胜酒力。喻文州送客后回身,见黄少天这般情态,啼笑皆非,上前轻声道:“少天?”

“嗯?”黄少天抬眸望他,比平常多一分安静乖巧。喻文州本想送他回去,眼下话到嘴边却变了样:“醉成这样,不介意上客房歇息一下,醒醒酒吧?”

“好啊。”不知道想着什么,黄少天兀自笑了,眉眼弯弯,好似天真烂漫,“你带我。”

这话似乎意味颇深,喻文州感受着心脏猝然一跳背后隐秘的欢欣,一面微笑着伸手欲拉黄少天起来。但黄少天没有站稳,跌进他臂间,踉跄着揪住他的西装。柔软的发梢柔柔地蹭在颈边,撩动空气中不知名的暧昧。从喻文州的视角,低头就看见了粉色衬衫下精致锁骨和隐没在暗处的春色。

“你真的醉了。”他叹口气,揽稳了他的腰。

“没有。”黄少天仰起脖子,鼻息喷在他耳侧,笑道,“我没醉,真的。”

“好,没醉。”喻文州软声软语,余光扫至一人,忽地停顿。

叶修叶将军,不知缘何竟也还没走,远远的和个小姐说话,看起来相谈甚欢。

黄少天感觉得到一丝不对劲,像即将上手的猎物要咬勾潜逃。果然,他听见喻文州说——“少天,天也晚了,正好让叶先生送你回家吧?”

黄少天伏在喻文州肩头,长长地沉默,久到喻文州以为他已经睡去,又低声唤他:“少天?”

“嗯?”他这才懒洋洋地哼了一声。

“让叶先生送你回去好么?”

“……好啊。”他扯着微沙的嗓子,百依百顺的乖巧,“我随便你呀。”

没关系,喻文州是个人精,他从来都知道。


喻公馆的大门口,喻文州送步履飘忽的黄少天进了叶修的轿车,叶修面色平淡地看着。喻文州拜托他送个人而已,没有什么好计较的道理。

“麻烦叶先生了。”

“嗯。”叶修应了一声,把手上的烟掐灭了也低头钻进后座。

车门关上,司机得了叶修的话,缓缓驶离公馆。


狭窄的车厢拘禁一切逃离的可能,黄少天在叶修淡淡的视线下只是闭着眼,仿佛真的睡去了。叶修端详他片刻,开口说话的语调懒洋洋的:“行了,在我面前还装什么装。”

黄少天应声睁眼。

“干嘛坏我好事。”没有压抑,也没有伪装,黄少天质问,愤愤不平,“你故意的,我全看出来了。”

叶修却忽然笑了,抬手揉揉这个男孩的头发:“你意图太明显了。”其实是看这孩子端着,累得慌。

“明显关你什么事?”黄少天拍头顶那只手,“管我这么多?”没想到拍没拍掉,那只手却滑至后颈,轻轻巧巧一勾,就把人送至嘴边。

叶修低头吻了他一下,烟草的气息悄然缠绕而至。

tbc.

车没开起来,熄火了。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