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金缕衣03

叶修的吻是缠绵多情的,细致地抚慰,却不容抗拒地侵入。黄少天原本还带着三分抵抗的意志,奈何叶修已将他死死禁锢。渐渐兴致被挑逗起来,再多余矫情毫无意义,也就索性揽住那人脖子,更加汹涌地倾身而下。不光唇舌相抵纠缠,更不断游移着亲吻他的面颊、喉结,分外煽情。意乱情迷中,叶修忽地拽住悄悄拽开他的皮带的手。“够了,”叶修笑着,低哑着嗓音,“点到为止。”

黄少天开始不依不饶,借着方才的迷乱还要作妖,偏头咬他耳垂刻意挑逗:“不做?真的不做?撩我骚做什么?

“坏东西。”叶修喃喃,几分情动,下句话却让黄少天瞬间绷紧身子,“王杰希和我说,你嘴唇很软。”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猛地抬头,眼神冷冽。

“这么紧张?”叶修慢慢松开他,手指轻柔地抚弄他颊边一点碎发,眼神令人捉摸不透,“我随口一说。还是这么没出息,你自己惹的,还不准我说了?”说着,他顿了顿,直直地与黄少天对上眼神,“听他这样说起你来,我想见见你,这样也不可以吗?”

情欲的火苗被突如其来的冷冽浇熄,又忽然被下一句解释揪起心脏。黄少天暗自咬牙,为眼前的男人的恶劣心生怒意,可是那言语里的蜜糖又使他情不自禁出声确认:“你……想见我?”

“嗯。”霎时间心跳如雷,“就是很想见见你。”

这种喂糖把戏,黄少天心知叶修是怎样的个中好手,可他还是不受自我控制地欢欣。他想大概此刻他的表情是扭曲的,一定透着猝不及防的惊慌失措和刻意掩盖的欢愉。

他听过多少甜言蜜语,竟然抵不上这个人的云淡风轻。


幸好恰在此刻车停下了,有一秒黄少天想径直拉开车门以掩饰狼狈,可心中那股愤懑难消,起码不想在这人面前掉了从容。于是一番惺惺作态:理好略凌乱的衣衫,客气地道谢,在司机拉开车门后方才迈出。叶修没有阻止,歪头贴着椅背望他,波澜不惊。直到他两条腿踏实了,才施施然开口:“还有两年。”

黄少天身形一顿,便头也不回。

叶修笑,扭头闭上眼。

繁华上海滩,要谈感情,未免太过奢侈。

 

还有两年。

黄少天拉开自家小洋房的门,走两步皮鞋甩出去,扭头跌进客厅沙发。觉得自己可笑,自己什么东西不是那人教的,在他面前表演,活像跳梁小丑。可是又不甘心,心中还残留躁动的快乐,还在回味蜜糖的甘甜,即使知道这口糖要吃下去,回味起来必定苦涩不堪。

约摸十来分钟,黄少天起身进房间。与那人相处数年,最感激的大抵是多少学到了点那人的洒脱。虽说还是如鲠在喉,但到底能姿态潇洒。

可惜没想到的是,房中有人。

黄少天与王杰希隔着一道门槛对视,一时间竟相对无言。

tbc.
不知道我这烂文笔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来。
老叶是天天心中的白月光。
不过放心吧,白月光又不是不可替代(摊手)。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