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匪(2)

主乐黄微all黄

佛系写手的日常:打开Word,发呆。关上Word,写论文。

你们别对我有什么期待。

黄少天再次醒来,是在张家的地下射击场。

“醒了?”张佳乐就坐在他身边,眉毛不抬,细致地擦着手中的枪,“没忘了这里吧?”

“忘不了。”黄少天躺着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身上倒是有套一件衬衫,身体也被清理干净了。这些细枝末节让他心头微动:这两年,张佳乐好像也变了不少。

像在两年前,就根本不是个会照顾人的主。

“嗯。”张佳乐不知道在应什么。

一时无言。

“这回回来有什么目的?”张佳乐终于开口问了,神色平静,像真的不曾在意。

黄少天细细打量他的神色,随后放弃,手掌搭在眼睛上,低低地笑:“我说没什么,乐乐你信吗?”

乐乐。

张佳乐一瞬间恍惚,他多久没听过这个称谓了。

擦枪的手顿住,手指曲起扣住扳机,枪口线条冰冷凌厉,他抬手把它抵住他的下颚,似乎这样能抵住心里正在崩溃地某个角落。“乖一点。”他说,却觉得自己色厉内荏,“少天,好好交代。”

黄少天大笑,眉眼飞扬,好像还是那个刚遇见的少年。他一低头叼住枪口,肆无忌惮,舌尖濡湿冰冷,他吐出来,眼中眸光多情:“乐乐,你心软了。”

从前有黄少天在身边的张佳乐,艳色在外,淬毒其内。

而眼下这个张佳乐,却好像融化了哪个棱角,有不经意的柔软。

“我以为是错觉,结果不是。”黄少天手肘半支起身体,眼带笑意,“乐乐,你好像心软了?”

“……呵呵,两年前我就心软了。”没想到张佳乐笑了,目光沉沉,“可是你没有。”

黄少天没有说话。

两年前他确实是不告而别,走得决绝而冷酷。那时候,等张佳乐找不到黄少天时,黄少天已经在G市机场落地了。喻文州来接他,他低头打开车门,张佳乐打来的电话像催命一样拼命响。喻文州微笑着问:“我要回避吗?”

“……我自己回去吧。”黄少天无奈地关上车门,转手接起电话,“喂,乐乐。”

“你在哪?”张佳乐的声音凝着冰霜。

“这不重要了,乐乐。这通电话挂了我们就没联系了。”

“黄少天,你他妈。”

“……对不起。”

“你现在回来,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对不起。”

“道屁歉,给老子回来!”张佳乐在电话那头吼,“不想听你道歉,回来!”

“……对不起,乐乐,这次真的不回去了。”黄少天握手机的指骨泛白,“我对不起你的,就这样了,好不好?”

“不好!”张佳乐哭了,“我管你要怎么样,我只有你一个……”说好了这辈子只认你一个。

“……”黄少天张张嘴,说不出话来,才发现自己脸上糊满了眼泪。

可是他抹了把脸,默默地把电话挂上,拔出手机里电话卡,掰断,扔进垃圾桶。这正是他一贯的作风,冷静,利落,残酷。只是这一回,他的锋利伤到的不止别人。

“算了。”张佳乐打破这片沉默,探手抚摸黄少天的脸庞,温柔地,好像在摩挲失而复得的珍宝,“没意思,陈年旧事了你说是吧。不管怎样,我还是喜欢死你这个模样了。”说着,他俯下身贴近黄少天面颊,含住那两片淡色的唇瓣。黄少天心中莫名慌张,果然,唇上倏地一痛,张佳乐的唇沾着鲜艳的血抬起头来,艳丽的面庞鲜妍的红,邪气横生又叫他失神。张佳乐微笑,黄少天看懂了他眼中冷冰冰的恶意和报复的愉悦。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