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长路漫漫【快穿】

世界一:你身边有鬼


这什么情况?黄少天一脸懵逼地望着身边睡着的男人——男人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男人,长了一张王杰希的脸!

震惊,你药队长潜入宿敌房间,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咳,打住打住,黄少天刹住脑内一瞬间奔涌的想法,抬眼打量周围,得出了沉重的结论——这绝对不是现实世界。

他绝对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和王杰希在陌生的房间里同床共枕。

那什么鬼系统真的把他带进了一个他未知的世界。

黄少天:“我去,系统你让我做任务不给我帮助吗?你不是要服务我的吗?人呢?这世界什么情况?好歹剧情设定任务目标透露一下吧!”

系统:“【自动回复】系统维护中,请宿主自行探索。”

黄少天:“……”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默默从床上下来,身上倒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并且感觉良好的,大概这个世界不是什么很奇怪的存在……吧。黄少天回想了一下当年他无意间点开同人文时精神世界受到的暴击,咽了口口水。

他记得系统和他说过,他到达的是平行世界,那床上躺的那个,应该是这个世界的王杰希。只是他又在这个世界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会和王杰希待在一个房间?

一切都是未知数。

心里有点慌……他瞄了眼王杰希,觉得他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决定去“自行探索”。在房门口他本来要拧开门把的,结果……他的手根本握不住门把,直接穿过去了!当场吓得汗毛倒竖!

靠靠靠靠……!什么玩意!这么恐怖的吗!怎么回事!受了二十多年社会主义唯物观熏陶第一次见这么惊悚的灵异现象啊妈蛋!不要太刺激了好吗!

黄少天深呼吸,深呼吸,再一次伸手……

妈呀手真的能穿过门的啊啊啊啊……!

足足两分钟,黄少天才接受自己能穿门而过的设定,坐在地板上发呆,还是觉得有点做梦的感觉。

不不不……这大概也算是做梦……

眼角瞟到从窗台漏进的阳光,他想到什么,猛地跳起来站到阳光底下。

阳光照耀,他的脚下,却没有丝毫阴影。

黄少天捂住脸。

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鬼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吱——”房间门被推开,王杰希走了出来。

黄少天忐忑,他还没摸清这个王杰希的底细。

王杰希像是看不到客厅里多了个鬼,自顾自倒了杯水。黄少天试探性地到王杰希身边,绕着他走了两圈,人家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诶,看来是个正常人,应该是看不见鬼的。

“王杰希,王大眼儿?”

王杰希恍若未闻,把水杯放下。

黄少天登时松口气,嗯,说话也听不见。

“唉,这辈子第一次做鬼。”确定了对王杰希来说自己只是个透明物后,黄少天放下了在宿敌面前的心理压力,喃喃自语,“来大小眼身边应该不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任务是什么啊……好烦,系统你好歹给点提醒好吗……要和大小眼相处多久啊我的天……”

他没注意到,在他念念叨叨的时候,王杰希的余光在他身上一掠而过。

 

和王杰希相处了两天,黄少天借鬼的优势对大小眼进行了全面观察。

他发现他不得不跟着王杰希,因为好像王杰希身边有某种特殊的能让他存在的磁场,这个距离经他反复测试后发现大概是半径十米之内,超出范围他就有下秒会被空气蒸发的不妙的感觉。当时他一探出范围,就被吓得立刻蹿回王杰希旁边。蹿回去时他还下意识地看了王杰希两眼,觉得刚刚自己刚刚那副窜天猴似的样子真是窘得不行,看见王杰希面无表情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只鬼人家看不见。

这个王杰希好像没有工作,独居,每天出门散散步,回家泡泡脚,活得像退休老干部。

这是经过这两天观察黄少天得出的结论。

 

“王大师,抱歉打扰了。”站在门口的西装革履年轻人恭恭敬敬地先对王杰希鞠了一躬,“我是前些日子和您约好了的柳唯。”

王大师?这称呼听着有点厉害啊。黄少天好奇地上去凑热闹。

王杰希还是那一副淡淡的样子,说:“我知道。”然后取了外套,“走吧。”

柳唯客客气气地把王杰希请上车,亲自做司机,途中还多次吹捧王杰希:“家父说,这个事只要王大师您来,就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王杰希客套地微笑了一下,不甚在意,看来是听多了这样的吹捧。忽地,他的目光落在年轻人脖子上的红绳。

他问柳唯:“你戴玉?”

柳唯一愣,忙不迭地腾出手把脖子上的玉坠扯出来说:“嗯,家父信这个,我们家三个子女都佩戴着。”

黄少天发现王杰希只是瞟了眼做坠子的玉观音,目光却停在那红绳上。绳子有什么特别的?他定睛端详那红绳,忽然隐隐看见有黑气在上面涌动。

太邪门了吧这,他揉揉眼再看,黑气更清晰了。

……黄少天觉得他二十多年来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在这几天碎得差不多了。

王杰希收回目光,柳唯惶惶然问道:“王大师,这,这玉有问题?”

“没有。”王杰希缓缓地说,“玉没问题。”

“那……”

“换条绳吧。”

TBC.

嗯,就是神棍和鬼的故事。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