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长路漫漫【快穿】

黄少天算是见识一回了什么叫“有钱”。

虽说现实里他吃电竞这口饭吃得算不错,G市的房价那么高他都能入手几套屯着养老,可是和眼前这柳家宅邸比起来,那真是逊色了不止一星半点。汽车从开进柳家的私家花园起,在林荫道上足足开了十来分钟,才真正在主宅前停下来。

今天真是见识到了。

黄少天随王杰希下车,好奇地左右打量。王杰希也在不动声色打量,只是他打量的的内容不太相同。他问柳唯:“宅里没人住了?”

“没了。”柳唯摇摇头,脸上有些许晦气,“这宅子本来是祖上一直传下来的,只是自从家母出事了以后,我们家的人就频频在这宅子里出事。家父本来不愿搬出这宅子,也请了不少人来看,只是上个月他上楼梯却莫名其妙跌断了腿,这下我们做孩子的是真不敢让他住回来了。现在空了近一个月,平常只有雇人来打扫打扫。”

怪不得这宅邸静得人发憷。黄少天心里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打从到了主宅前,王杰希就好像频频往他方向望,但他每次望回去又发现王杰希并没有看他。

他有一种奇怪的直觉——王杰希,可能看得到他。

 

王杰希对柳唯说:“带我进去看看吧。”

柳唯推开大门,忽地打起了哆嗦,黄少天倒觉得突然精神一震——这宅子里的气息意外的叫他舒服。只有王杰希从头到尾脸色不曾变过。宅子有四层,他一层一层逛下来,没有落下过一个房间。柳唯似乎是对这宅子非常忌惮,在客厅等都显得坐立难安,有时候还会被风吹得打两个摆子。

王杰希花了两个小时逛完,下来时脸色不太好看,他问道;“冒昧问一下,令堂怎么去世的?”

柳唯神色一暗,回答:“从四楼窗口跌下来的,没人注意到她到底怎么跌下去的,这些年她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医生说八成是她当时精神恍惚,一个没有注意……”

王杰希追问:“多久之前去世的?出事之前有没有异状?”

柳唯说:“走了有两年了。异状,这个可能要问问我姐姐,这些年都是她在身边照顾家父家母的。”

“嗯。”王杰希点点头,手搭在客厅雕花木椅上,沉吟片刻,问,“之前是不是也请过其他人来看过?”

“请过,还请了两三拨,他们有叫换家具的,有叫烧盆栽的,就是都没什么效果。”

“我明白了。”王杰希手指敲了敲椅背,“我今晚住这里,明天你过来事情就能解决。”

柳唯吃惊地问:“住这里?”

王杰希说:“嗯,住这里。”

柳唯有些为难地说:“这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怕大师……”

王杰希淡淡地说道:“替我担心就不用了。至于原因,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们家不干净的东西不少,只是最厉害的那个还有点意思,我今晚留在这里看看。”

柳唯大惊失色,他不敢相信这传了几代人的宅子真的有非常严重的问题。

黄少天听得津津有味,他大概知道这个世界的王杰希是做什么的了:嘿,原先在那个世界他只觉得王杰希有点神,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大小眼直接做了个神棍。

王杰希看出来柳唯的疑惑,知道他不信,便从怀中摸出一把小刀在自己左手食指上划了道小伤口。一丝丝鲜血渗出,王杰希把手指往他身前那把雕花木椅的椅背上一滑,留下一道血痕。

柳唯莫名其妙:“大师,您这是……”

“看着。”王杰希说,拿出手帕擦拭小刀。黄少天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看见王杰希手指的伤痕一下子消失了!

柳唯关注点不一样,他看见椅背上那道血痕,越来越淡,最后了无痕迹!当下惊得他退后两步。

这、这、这也太诡异了……柳唯心脏狂跳,那椅子像是把那血吸进去了一般!

这时候王杰希说:“你也不用太惊讶。”

“毕竟你们家宅子历经这么多代,原先格局必然是早已改变。只是你们家的人,也太不注意了些,只怕是得罪了什么人,想借改这宅子布局,阴你们一大家子家破人亡。”

他这句“家破人亡”轻飘飘,却叫柳唯寒毛直竖!

TBC.

瞎编的,别较真。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