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长路漫漫【快穿】

小女孩和黄少天是鬼,走路都没有声音。王杰希远远跟着他们,也刻意放轻脚步。所以眼下要有人推开这宅子大门,八成会吓到昏过去,因为他一定会看见三道黑影一路“飘”上去。

小女孩把黄少天带到四楼停下,指指天花板说:“哥哥,我房间在那里。”

轮到黄少天瞪着天花板了:“哪里?”

小女孩说:“天花板。”

黄少天问:“……那哥哥应该怎么进去?”

小女孩摇头:“不知道。”

一大一小两只鬼就此沉默。

最后还是黄少天讪讪地说:“看来哥哥可能进不去你的房间了,你先去睡吧,不打扰你了哦。”

“那好吧。”小女孩脸上表情就没有变过,身影竟悄悄消失,她小声说,“哥哥再见。”

“嗯嗯,再见。”

小女孩的身影彻底消失,黄少天才大喘口气。他几步跑到王杰希面前问:“怎么样?”

王杰希摇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手里捏的一道符自行燃烧起来,一小簇蓝色的火焰在他手心跳动。

黄少天表示他现在再看到什么只能见怪不怪了,超出想象的东西太多,一个个去吃惊太累了。

符燃尽成灰,王杰希抬手把灰拍在黄少天额头说:“好了,你说话吧。”

黄少天额头上符的灰簌簌地落,但他不敢动,问:“这是什么?”

王杰希说:“没什么,用来除掉你身上她留下来的阴气。”

黄少天大惊:“鬼的阴气也能影响鬼?”

王杰希说:“你和她不一样,她是恶鬼,比你厉害多了。大鬼能吃小鬼,好在她这点阴气不是对你有恶意,单纯对你有好奇吧。”

“那要是有恶意会怎么样?”黄少天好奇心上来了,追问。

王杰希掀起眼皮看这只青年鬼,他忽然注意到这个人皮相长得很好,唇红齿白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黑,明亮又清澈。好的皮囊王杰希见得多了,只是从来没有注意过,他一下子想起白天手上那种不曾触碰的温暖的触感,心里有点触动。

于是他摇摇头说:“也没什么吧,最多你会一天天被它吸食干净,最后消失而已。”

黄少天的拳头捏了又松,松了又捏,最后灿烂一笑,虎牙寒光闪闪。

 

王杰希就那处天花板端详了一会儿,又回身问黄少天:“你觉得怎么回事?”

黄少天也认真地说:“我没见过鬼,不知道鬼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觉得它有一点不正常。感觉的确是很可怕但是……”他想了想,说,“但是好像没有你说的那种怨气。”

王杰希神色严肃了几分,他掉头往楼下去了,说:“行了,走吧。”

没有恶意,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这只鬼和柳家并无直接联系,是叫其他人,“请”进柳宅的。

这么一来,这宅子聚阴的风水格局也有了确凿的解释了。

 

柳唯天一亮就来了,不光他来,还带上了柳家本家一大家子的人。那年纪最大的柳老爷子拄着拐杖,一见王杰希,就要上来捉他的手求:“王大师,王大师,我们一家子这些年清清白白的,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王杰希退后两步,叫老爷子碰都没碰着他衣角,冷淡地说:“柳先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您放心。”

黄少天站在王杰希身边,他感觉到王杰希身上有股冷气,冻得人瑟瑟发抖。

王杰希问柳唯:“你们家天花板修整过吗?”

柳唯有片刻迷茫,想了想说:“没有,至少我没见过……”

“没修整。但是天花板上有个小隔间,我知道,没人比我更知道这宅子。”柳老爷子连忙抢着说。

“那就没错了,你们叫人看看那个小隔间,没有东西的话,把天花板拆开看看吧。”王杰希说,“你们这宅子的格局,越改越糟,但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那个东西。如果不是它对你们没有怨气,你们家不会在这两年里只有些小意外。”

柳唯连忙带人上楼查看,柳老爷子强笑道:“那,那大师,我们该怎么办?”

王杰希眉毛不抬一下,冷淡得掉渣,他说:“客气点把它‘请’出去,找个好地方安置。别镇,镇了,几世不得安宁。”

柳唯的动作倒快,不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从楼上捧下来一个漆红的木匣,摆在众人面前。

没人敢动,还是王杰希发话:“你们可以打开看看。”

柳唯抖着手替老爷子打开,柳老爷子只往里看了一眼,大叫着瘫倒在地:“缺德啊!谁这样缺德啊!……”

匣子里,一套红艳艳的女童寿衣静静地躺着。

王杰希眼中没什么感情,甚至有些许冰冷。

TBC.

日更,觉得自己厉害得不行。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