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长路漫漫【快穿】

现实里黄少天没有怎么接触过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要说有那么一点点了解,也是从王杰希那里来的。其实蓝雨微草宿敌归宿敌,私下里黄少天和微草队长关系不算差——就他那个性格,和谁都差不到哪里去。

王杰希偶尔和黄少天聊聊天,聊到命理风水,黄少天自然不信,王杰希却有点一本正经。黄少天至今只记得王杰希顺口说了一句“一命二运三风水”。

说白了,风水神奇,可扭转乾坤,但若是天生命里残缺,再好的风水格局都挽不回大势。黄少天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这个世界的大小眼这么牛逼一个人,他自己都对自己的命束手无策的话,他一只什么都不懂的鬼能帮上什么忙?

愁啊……

“黄少天。”王杰希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发什么呆呢?”

“没有没有。”黄少天连忙把心思拉回来,他总不能说他光想着怎么替您老逆天改命了吧。

王杰希不疑有他,指着面前一笼兔子说:“来,挑一只。”

“老王你这是要养宠物?还是兔子,你这个品味好迷啊……我看看啊。”黄少天吐槽归吐槽,还是低头看那一窝小可爱们,“挑只强壮点的吧,好养。唉不是我说,这种宠物兔再认真伺候都活不长的,娇气。你看你看,那只兔子不就是,被你的大小眼都吓到角落里了。”

王杰希说:“那是你吓的。”

小动物往往要比人敏感得多,甚至有些天生能觉察出灵异,西方女巫养猫是一个道理。笼子里缩在角落的那只黑兔子八成就是兔中灵敏者,面对黄少天这只鬼感到了天然的威胁。

黄少天可不懂这弯弯道道,只觉得王杰希开玩笑呢,哈哈一笑:“行,那我决定了,就那只胆小的黑兔子了。”

卖兔子的老板麻利地把兔子装笼,送到王杰希手上。终于送走了站在他摊前自言自语的英俊男人,老板悄悄松了口气。


王容昨晚接到他叔叔电话,要他从家里挑块血玉送过来,几百年才能接到他叔叔一个电话的王容连忙一口答应。

也恰好王杰希手上拎着兔笼的样子正巧被开车前来送东西的王容撞见,吓得王容差点把油门踩成刹车。没时间收拾震惊,他连忙停好车就追上去说:“叔叔,我送东西来了。”

“嗯。”王杰希一如既往的冷淡,“上楼说。”

王容点头应好,跟在王杰希身后,两只眼黏在那小黑兔上下不来。

他想他叔叔不是一贯人畜不近吗?怎么突然转性子要养小宠物了?

 

“叔叔,这血玉的成色您过目一下?”王容说着,把一个锦盒打开。王杰希看了一眼点点头说:“可以。”就到一边去摆弄他带回来的那只黑兔子了。

黄少天看王容此刻的表情大概只能用“心碎”来形容。

亲侄子比不过一只宠物兔,真令人唏嘘。

不过王容也没计较,毕竟他叔这个性子是整个家族都知道的。他把锦盒收好,又说:“叔叔,太爷爷说他想见你。”

王杰希说:“我过年回去。”

如果没有大事,王杰希只有每年过年才会在本家露个脸。王容无奈,只能把话摊开了说:“太爷爷说你的情况更坏了,想你回去给他看看。叔叔,这段时间能回家看看吗?”

“没必要。我什么情况,你太爷爷还没我算得准。”

这句话王杰希说得没有一点情绪,因为他不是诳语,只是陈述事实。七岁就能把推背图看懂,观风水时不需罗盘,王家的风水第一人,不是说说而已。

王容默然,话到这里已经是把话说死了。

 

黄少天看着王容悄悄走了,对王杰希说:“你侄子怎么看起来比你老?我在旁边听他喊你叔叔真的别扭。”

他看这个王容明显有三四十岁了,对二十七的王杰希一口一个恭恭敬敬的“叔叔”,那场面怎么看怎么奇怪。

“谁规定叔叔年纪要比侄子大的?”王杰希反问。

王杰希在王家,辈分比不少年龄相仿的都要大上一辈。

可黄少天总感觉哪里怪怪的,王杰希和王容的相处方式……怎么说呢,不像一家人,像上下级。他又问:“你们家很重视辈分?”

“嗯。”

其实不光是重视辈分,风水这种尤其依靠天赋传承的学问,家族中但凡有天赋异禀者,就会被推举到一个尤其高的位置。不然单靠一个辈分,王容可不会巴巴地跑来送东西,只要还有心在研究风水上精进几分,谁不想得到王杰希一点指点?

但是王杰希并不打算和黄少天过多解释,他把兔子连同王容带来的血玉带进房间说:“今天一天别来打扰我,自己玩去。”

“……我靠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的王杰希性格太冷淡了,和身世有关吗?”黄少天转头问系统。

系统说:“常问鬼神之事,人不寡淡才怪。”

黄少天怒:“说人话。”

系统说:“通俗讲,风水看重因果,他要替人布风水局又要独善其身,就得少沾惹因果,自然越过越寡淡。这下听懂了吗?”

黄少天说:“懂了,不作不死。现在我有一个新的疑问,你真是人工智能吗?”他活活从系统的回答里听出了嘲讽的语气。

系统说:“你猜?”

TBC.

我原本以为王黄可以用一万五搞定,结果现在才写了开头(躺

我好想写父子韩黄(小声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