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长路漫漫【快穿】

鬼不会睡觉,黄少天就只能在王杰希家里游荡,耐着性子在书房的古籍里消磨时间,看看有没有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找到给王杰希续命的线索。奈何那一本本有关风水命理的书籍看得黄少天脑袋都大了,翻两页就塞回书架。

好在黄少天别的没有,耐心很足,他观察到有几本书被翻得毛边都出来了,好奇的取下来翻阅。

书里内容一样像天书,黄少天一页页翻,最后找到了这几本书的共同点:“极阴体”,这个词被反复标红。

黄少天找系统给他科普:“系统,‘极阴体‘是什么?”

系统回答说:“一种特殊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多是女性,而且很难长命。”

黄少天说:“大小眼反复标记这个词,他是不是也和‘极阴体‘有关系?”

系统说;“这个问题拒绝回答。”

黄少天说;“明白了,看来不仅有关系,关系还不小。”

嘿,和剑圣斗,区区系统还差点。

 

王杰希真的在房间里闷了一天,出来时怀里抱着那只兔子,黄少天凑上去看。

兔子没啥变化,兔脖子上多了个兔子造型的玉坠,有点可爱。

王杰希把兔子往黄少天面前一推,说:“你可以进去了。”

进去哪里?黄少天一脸懵,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王杰希绕到他身后,把他往兔子身上一推,黄少天大叫:“喂!王大眼你干嘛——”

然后两眼一黑。

再醒来时黄少天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

“我靠我靠!你下次做事能不能经过我同意啊!替身这种事不要随随便便自己决定行不行!!”黄少天愤怒地拿他的兔牙啃王杰希的手指,咆哮全部变成了“吱——”,虽然他知道王杰希一定听得懂,但是还是好气,“还有麻烦大佬你好好想想,附身在兔子身上我怎么替你做事?!你在搞笑吗?!”

王杰希悠闲地摸他的兔头,老神在在地说:“你自己挑的替身还要嫌弃?放心,会用得上你的。”

黄少天更气了,把手指一推,趴在一边装死。


从前王杰希人畜不近,自此沉迷玩弄黄少天的兔身,每天出门遛弯都多了他这个挂件,抱怀里,挂肩上,塞毛衣露个兔头,姿势花样应有尽有。黄少天报复的极限就是用他的门牙啃死这混蛋,老实讲,咬起来就是让人觉得有点痒。

今天王杰希又摸他兔头感叹:“唉,你还是这样子可爱。”

黄少天气成一只炸毛兔。

现在他和王杰希一起出门见客户,趁着雅间没人,他从王杰希怀里跳到桌上,逃离魔爪,朝王杰希龇牙。

“摸摸摸!毛都给你撸秃了!变态啊你!”

开门看到这一幕的秦关月有点呆。

 

秦关月近几个月没睡过一场好觉了。

“每个晚上我都梦见一个黑色的深渊,里面有人要拉我下去,我拼命喊拼命叫,没有用,我想要醒来,我知道这是梦,但是醒不过来……”秦关月说着说着,眼泪抑制不住地流淌,“太可怕了,可是没有人能救我……先生,你救过我,求求您,再帮我一次吧……”

眼前面庞秀丽的女人憔悴地流泪,脸色苍白得可怕,看起来的确被折腾得不轻。黄少天扒在王杰希肩头,小声地“吱吱”两声。

“老客户?”

“嗯。”王杰希轻声应了一下,便询问秦关月,“我记得,早年你父母有托我送过你一个贴身之物,东西还在吗?”

“在的。”秦关月擦擦眼泪,欲从胸口把她父母当年花大力气从王杰希那儿求来的佛像掏出来,却抓了个空。她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不敢置信地喃喃道,“不,不可能啊,我一直戴着的……”

王杰希见她神色恍惚,心中已有几分计较:“丢了便丢了,”

秦关月失魂落魄地说:“对不起先生,我、我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这么重要的东西……”

“无妨。”王杰希说,把肩头的黄少天抱下来,手指在他细软的毛发上轻轻抚摸,“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你把他带回去,让他陪你睡。”

……黄少天发出了磨牙的声音。

 

借由替身,黄少天的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王杰希身边,但是他现在依旧非常郁闷,恨不能冲车窗外的大小眼怒吼一声:“这么多天摸我也该摸出感情了!一言不合就送给别人你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啊!”

王杰希看得懂他的心思,故意对抱着他的秦关月嘱咐了一句:“小东西有点皮,麻烦了。”

秦关月受宠若惊,连忙连连摇手:“不麻烦不麻烦。”

她因为特殊体质招来过麻烦,当时就是父母领她苦苦求了这位风水先生。她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先生,举手投足间都是冷漠疏离,而现在看来竟是有些不一样了,连她这个外人都隐隐有些察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从抱起这只兔子起,秦关月觉得这几个月压抑在身上让她恐慌的那种气息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人也清明了不少。她把兔子抱在眼前和那双黑溜溜的小眼睛对视,轻声说:“先生是不是让你来救我?”

黄少天:……我先装个死。

TBC.

其实我并不知道兔子叫起来是什么声音,只是凭着小时候的记忆隐约记得兔子好像……是这么……叫的吧……

所以你们别和较真,我真的是瞎写的(严肃)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