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萝卜

关于一见钟情(中)

黄小少真的很喜欢周泽楷,在魏琛数次试图悄悄把人丢出蓝雨未果后,黄小少气呼呼地找到了魏琛:“老鬼你不嫌丢人吗?他才十四岁,光欺负小孩子。”

魏琛把烟杆往桌沿一磕,笑眯眯道:“哪里丢人?”

黄少天就知道他师傅是这鬼德行,哼道:“我就知道,就你这老鬼不觉得丢人。行了,你看不顺眼就冲我来,他又没惹你,你放过他怎么了。”

“小鬼还懂得护别人了。”魏琛盯着他道,“你知道你一个行为多少人替你擦屁股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然后凶相毕露,使出了他最大杀手锏要耍泼犯浑:“我不管,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明天全蓝雨都会知道魏老大给我们师娘跪过搓衣板!”

“你个兔崽子!”魏琛勃然变色,站起来就要修理这混小子。但黄小少活像条泥鳅,蹿出几丈远对他喊,“老鬼你答不答应!”

“滚!”魏琛破口大骂。

方世镜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见这对师徒如此,连忙过来打圆场:“行了,答应他了,一个孩子。”

黄小少听到这句,安下心来一阵风似的溜了。

魏琛气得磕弯了他的烟杆:“娘的,老子又不欠姓周的!”

方世镜看了他一眼说:“我们不欠,有人觉得欠了。”

魏琛听了这句,一声没吭。

 

有了保证,周泽楷在蓝雨的就日子舒坦了。黄小少带着他上酒楼听曲,爬山看日出,骑驴偷瓜果,不出门的日子黄小少就教他练剑,总之没有一天是无趣的。而每次黄小少拉着他一阵风似的从魏琛面前跑过,总惹得魏琛冲他们背影骂上一句,周泽楷觉得这一定是故意的。

可是真的过得很安逸,偶尔周泽楷看着黄小少偷偷地想,这样子过一辈子多好。

不用想家人怎么死的,不用考虑那血海深仇。

但是这样的未来再美好,也只能偷偷地奢望一下,周小公子午夜梦回之处,总是满目惨死的家人,满耳的凄凉哀嚎,压抑到喘不出气。

一晃五六年过去,半吊子小剑客变成剑圣,当年十五岁的少年出落得英俊潇洒,只是还是一样爱上蹿下跳,好像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周泽楷则从黄小少眼中的小美人一点点长成大美人,眉目深邃,英俊无匹,幼时良好的家教叫他仪态翩翩,往哪里一站,都是公子世无双。

可惜终究叛出了蓝雨。

当从蓝雨线人那儿得知周泽楷赴京,一头扎进了当朝太子府中时,魏琛一脸阴郁地折了他新烟杆,抬眼看黄小少问:“你怎么和我保证的?”

黄小少缩缩脖子,魏琛这个样子他还是有点怕的,但想想那个人的处境,还是一语不发。

魏琛没等到他回答,最后盯着他叹了口气,阴着脸离开了。

周小公子会投身太子阵营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拥立一个先帝之子和扶持现太子上位,何者更容易成事,不用脑袋都想得明白。黄小少想了想,决定还是不把周泽楷已经知道他们蓝雨筹备多年要举事这个事告诉魏琛了,怕魏琛要气褪一层皮。

那晚,黄小少躺床上枕着手臂睁着眼,有点想进京城问问周泽楷,问问周大美人,如果你没有那血海深仇,我没有身份牵绊,我俩过着先前那神仙日子,好是不好。

可惜人活一世,牵绊千丝万缕,谁的身能由己。

于是黄小少把眼一闭,睡觉。

过了没多久,黄小少倒真的入京了,意气风发的青年的剑圣之名早就响透江湖,他不再顶着蓝雨黄小少的名号,他是一剑封喉的剑圣黄少天。而此番进京面圣,他又多了一层身份,先帝经年流落在民间的独子。

TBC.

评论(1)

热度(33)